您现在位置: > 申博娱乐 >
文章正文

今夜,悼念这个台北的灵魂守护人

今夜,悼念这个台北的灵魂守护人

null dedecms.com


本文来自织梦


织梦好,好织梦

在我的性命中,每走过一座城市,都与书店结下不解之缘。我对一座城市的印象,往往驻足于这座城的哪一家书店。有时分就是这样,你会由于一家书店,而爱上一座城市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
本文来自织梦

撰文 |  魏英杰 本文来自织梦
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昨晚(7月18日),我的友人圈被一个名字刷屏了。诚品书店开创人吴清友,因心脏病发生,于当晚在台北谢世,享年68岁。而来日(20日),本来是他的旧书《诚品时间》举办宣布会的日子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null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
内容来自dedecms

▲吴清友

本文来自织梦
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许多人可能对吴清友这个名字觉得生疏,但只有略微懂得图书市场的,对诚品书店应是早有所闻。 copyright dedecms
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这家书店两年前已进入大陆,在姑苏开了第一家分店,底本盘算在上海也开一家分店,后来不知什么缘故无疾而终了。不只在台湾,包含在大陆乃至于亚洲地域,诚品都是一个洪亮的文明品牌,是很多读书人心憧憬之的圣地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  织梦好,好织梦

早在多年前,大陆书店面临转型危机的时分,我就写过不少文章,以为大陆的书店应该学习诚品的运营之道。在书店里开咖啡馆,卖礼品、文具、衣饰,以及24小时不打烊的形式,都是诚品开的先河。而如今,在许多城市的大商场都开了相似诚品的书店。当然,有的生意好,有的生意差,这怪不了诚品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
内容来自dedecms

null

内容来自dedecms


copyright dedecms

▲诚品敦南店(作者摄) copyright dedecms


织梦好,好织梦

诚品是把贸易跟文化联合得比拟好的人文机构,也是一直保持了文化档次的书店。正如吴清友所说,没有商业,诚品不能活;可是不文化,诚品也不想活了。这或者是诚品已经15年不赚钱得来的宝贵教训。不外,在电子介质大行其道的明天,书店的运营是越发艰苦了。能赚钱的书店,发生盈利的起源大略都不会是卖书。 dedecms.com
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
dedecms.com

但一座城市依然离不开书店,哪怕这只是存在文化上的标签意思。有时分就是这样,你会因为一家书店,而爱上一座城市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 

织梦好,好织梦

在我的生命中,每走过一座城市,都与书店结下不解之缘。也能够说,我对一座城市的印象,往往驻足于这座城的哪一家书店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 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我在老家泉州生活了28年,从中学时代就和当初的风雅颂书局,本来的树人书店、晓风书屋结缘。去年回家,这家书店的女老板连真居然还记得我第一次上她家的情景。她说,那天她坐在店门口,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谈,远远传来了海关大厦的钟声。是的,那天还下着雨,我买了一本余光中的散文集。

copyright dedecms


copyright dedecms


织梦好,好织梦

null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
内容来自dedecms

▲作者在泉州风雅颂书局

copyright dedecms


本文来自织梦


织梦好,好织梦

那一年我才17岁。天,我都忘却本人事先长什么样了。 dedecms.com

  本文来自织梦

后离开福州任务,报社楼下就是晓风书屋。我又成了这家书店的常客。再后来,到上海,高低班都要经由位于陕东北路站的季风书园。这家书店的口味,和我在泉州、福州“尝”到的截然不同。

dedecms.com

 

织梦好,好织梦

再再后来,就是我至今曾经生涯了12年的杭州,也是一家晨风书屋让我不断有所挂念。这三家晓风书屋并不是一个老板,但就是那么因缘偶合,我都成了他们的常客。现在是我太太比我走得更勤快。咱们都是杭州晓风的超级VIP,她是晓风书屋的理事,我则是这家书店的专业掌管人。凡是有什么作者到晓风签售、演讲,老板姜爱军常常不论我懂不懂行,认不意识作者,就把我拉去当掌管人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
dedecms.com

null copyright dedecms


dedecms.com

▲作者在杭州晓风书屋报告 copyright dedecms


copyright dedecms

 我还去过北京的万圣书园、单向街书店,广州的方所和学而思书店,等等。这些书店也给我留下了深入印象。在我眼里,这些书店都是外地的文化地标,没去过这些书店,即是没到过这座城市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
本文来自织梦

2014年春节时期到台北游览,也是抱着这样的心境前往诚品敦南店的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
本文来自织梦

去的时分曾经是夜里了。在那之前,我曾经到过重庆南路的书店街,买了一大堆书。但想着到台北几天了,还没逛过诚品书店,睡不着。索性就一团体打车直往敦南店。我晓得那是24小时不打烊的一家店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 

织梦好,好织梦

那天夜里曾经有些凉意,敦南店门口却还坐着多少团体。我估量是逛书店后出来透口吻的。进入书店内,还有一些人在灯下翻书,而且不时就有人出去。后来结账的时分,竟然一度还排起了队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
本文来自织梦

null

内容来自dedecms


dedecms.com

▲诚品敦南店收银台前排起了队

copyright dedecms


copyright dedecms

事先看来,敦南店的面积真是大,感到就像掉进了书的大陆。看到许多书,都想翻看,又急着想把一切区域看完。但到了后来,不只逛不动,也买不动了。就这样,我在这家店还花了6000多新台币。这仍是临走前,想想又放下不少书的成果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
copyright dedecms

那天回到酒店曾经是清晨四点多,看着几天来搜罗的一摞摞的书,这才带着满足和倦意睡了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
copyright dedecms

台北有那么多的书店,是让我既激动又不测的处所。也许,这也是诚品能在台北生活上去的真正原因。在一座城市里,书店是否生活上去,固然和书店的运营有莫大关联,但基本起因恐怕还在于一座城市读者的数目。没有那么多人爱书买书,书店天然难认为继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像上海这么大的城市,却养不起一家季风书园,能说是季风书园本身运营不善的缘故吗?

dedecms.com


内容来自dedecms


本文来自织梦

null 本文来自织梦
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▲诚品书店内人们驻足浏览

织梦好,好织梦


织梦好,好织梦

吴清友逝世,让我又想起了到台北的长久而又美妙的时光。也因为诚品书店,让我对台北有了更饱满的记忆和更温情的迷恋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
dedecms.com

从台北回来后,我写过一篇文章,题目是《我有多爱书,就有多爱台北》。对酷爱常识的人,书店就是他的精力家乡。对于一个爱书人来说,书店就是这座城市的灵魂。 dedecms.com

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